主页 > www.678455.com >
徐家被搜出1吨现金 10多辆军车才运完
发布日期:2019-10-07 23:47   来源:未知   阅读:

  从这位原副主席豪宅里查抄的财物堆积如山,办案人员只得临时叫来十几辆军用卡车才将其全部运走。经过十几天的紧张工作,疲惫不堪的办案人员对所有查抄的财物都一一列了清单,事后向出示对质。面对家里被查抄到的大量赃款赃物,只得低头认栽。

  涉嫌贪腐的证据被初步锁定后,中共中央和先后两次在党内和军队高层内部通报案情:4月上旬,就徐的基本案情对军队大军区以上的高级将领做了通报;5月下旬,又对全军师一级领导干部进行通报。

  近期全国政协的一个会议上,中央一位领导人当着参会的全国政协常委、委员的面评价案,称“徐的疯狂聚财敛财,是我们所想不到的!”北京一位退职上将的秘书也向《凤凰周刊》记者痛心慨叹道,“贪腐如此严重,玷污了解放军过去一直塑造的朴素节俭的美好形象,更造成了难以挽回的国内和国际影响。”

  的大学同学滕叙兖曾对媒体分析,果真晚节不保,与他官越当越大、守不住自己的底线有关,而周围有一帮小人围着他转,如谷俊山之流,令其放松警惕,也可能是没管住自己的老婆和女儿。徐妻姓赵,辽宁大连人氏,在机关任职普通官员。但也有一些有识之士完全不认同滕叙兖的看法:当官者出了事就应自己负全责,如果责任都可以往老婆孩子身上推,是封建主义流毒,是歧视妇女的表现,也太不男人了。

  内部通报中,徐收受的4000多万元贿金,有说系谷俊山所送。徐虽知自己保不住谷,竟然还是笑纳了。在谷俊山风雨飘摇之际,仍敢收受谷的巨额贿金,可见其贪婪成性,已不可救药。

  巨金烫手,心惧当时紧张的反腐形势,对4000多万元的巨额贿金,据称,徐并不敢直接收入囊中,而是转给其昔日的一个亲信保管,该人也不敢存在私人账户,最后将其放在一个公共账户里。

  本港大公网7月中旬消息称,涉贪被开除党籍后,曾任秘书的济南军区政治部主任张贡献证实被免职。

  52岁的张贡献,长期供职于总政治部,曾任总政办公厅副秘书长、秘书局长、成都军区某集团军政治部主任、总政办公厅秘书长,前年底调任现职,成为解放军首个“60后”副大军区级将领。张贡献落马的原因,有人说系受到徐妻赵氏一笔贿金的牵连,张是案发至今为数不多的落马亲信之一。

  在原办公地点、八一大楼地下,还有一个秘密储藏室,里面放满了现金,由其秘书和一名负责勤卫的女战士看管。生活作风极其糜烂,“窝边草”也绝不放过。事后,他答应给这名女战士“入学提干”,可是一直不兑现。退休后,这名女战士绝望了,有一天,从山东老家开来一辆面包车,把徐地下储藏室里的现金装了一整车,连人带钱一起“失踪了”。自知理亏,宁愿吃“哑巴亏”,也不敢叫人追查。此事成为知情人茶余饭后的一件糗事、谈资。

  像大陆的大多贪官一样,徐也在全国各地置办房产,但这些均通过其妻女操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一些房产的细枝末节,甚至连徐自己都不甚了了。接近军方人士向《凤凰周刊》记者透露了查办徐案中的一个颇具戏剧性的细节。

  未被调查时,外界盛传徐在上海有4套房产。徐认为是假的,是别人栽赃陷害,大发雷霆。于是他主动给某军方高官打电话,让其派人去查,以自证清白。军纪委的人再次查核之后,发现该处房产确实不是以名义登记的,房产使用登记人填的是年幼的外孙的名字。

  的老婆赵某正是该起受贿案的经办人和受贿人。据透露,某行贿人找到赵某表明心迹,一开始,赵某认为是普通的上海房产,表示不要。但对方安排其到上海实地一看,这是四套打通的师职军官经济适用房,房间装潢豪华,地段也很不错,赵某这才欣然收下。事后查明,该房产是谷俊山弟弟“进贡”的。在四川成都亦有豪宅别墅,受贿人同样是其妻赵某。赵某一开始去成都的别墅看了,嫌小;对方于是加修扩建,占地数亩,赵才同意收下。

  徐家在四川的别墅据称是成都军区某负责人一手操办,该位官员也在案发后落马。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上通报开除党籍的原成都军区副司令员杨金山中将是否与此事有染,目前尚无法从官方渠道证实。

  到徐宅跑官要官的人多了,不仅的妻女,其身边人包括秘书、司机也浑水摸鱼,大发其财。接近徐案的北京知情人士称,案发,徐的司机也已被抓,许多军内行贿者都是通过此人向进贡。司机每每从给徐的贿金中抽取一些财物,日积月累,竟也置下不菲的家业。

  的“贪内助”赵某案发后被限制自由,协助审查。在办案人员对其严肃的政策攻心后,据称,赵某全线瓦解,不几日,又变得有些疯疯癫癫,见人便称:“我有罪,我有罪!”独女徐思宁在总政联络部系统工作,但知情人称,很少见她上班。

  《凤凰周刊》记者6月下旬赴大连长兴岛祖居采访时,在后山的徐氏家族坟地看到,祖父的墓碑上刻有“曾孙女徐思宁”字样。海外有传女儿结婚时,谷俊山曾送其2000万元贺礼。据多位知情人士介绍,徐思宁有过两次婚姻,第一次与前夫感情甚笃,但因不孕被迫离婚;第二任丈夫,徐思宁与其关系不睦。指令其女再次离婚,但两人已育有一对双胞胎。

  案发,徐妻女、秘书秦某都悉数被抓,分押四处。年幼的外孙落得无人照看的境地,有关方面只得召回离婚后被徐指令到河南某部的前女婿回京,照顾孩子、料理家务。

  病重病危期间,军方出于人道主义考虑,通知其妻赵某前去探视,不料赵某竟然拒绝,毫不念及夫妻之情。可见,贪腐分子已到了众叛亲离、孤家寡人的地步。

  被公布的另一罪状是,利用职务影响为他人谋利,其家人收受他人财物。知情人士透露,不仅在军内以权谋私,更将利益之手伸往军外。

  2011年5月,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一家能源企业,肆意开采矿产资源,破坏了当地农牧民的草原。该盟西乌旗一牧民被当地运煤大卡车辗压致死后,引发规模不小的群体性事件,内蒙古自治区主要领导不得不亲自处理,但事态一时无法控制。

  内蒙古属北京军区所辖,军队也随后介入调停处理,据称,当时派北京军区一位将领前往内蒙古坐镇和协调,积极向农牧民补偿,此事平息之后,该企业老板转手给上千万元的“感谢费”。该家企业行贿者姓名尚未得知,但大陆《财经》(博客微博)杂志今年披露,已落马的大连阜新首富王春成与“军中大老虎”有染。王的辽宁春成工贸集团有限公司在内蒙古投资能源产业,王在内蒙古的分公司也一度遇到来自当地牧民、官场的各种阻力,最后都逐一解决。

  据报道,和王春成的“交情”始于王春成儿子的伤害致死案。王的儿子王帅当年因故在酒吧与人斗殴伤人致死。王春成被指在化解此事时,通过大连的关系人结识徐,徐通过政法界的关系,最后摆平此事。

  无独有偶,《凤凰周刊》记者在长兴岛采访期间,当地亦有数个消息源指称,长兴岛一位领导之子,曾在瓦房店滋事杀人,也靠出面“解决”。该官员对外一度以家族亲戚自诩,曾在长兴岛投资的某位日籍人士,也向本刊记者证实,曾听大连市官员说过此事。

  两起地方凶案都传由徐下力铲平,或非空穴来风,可见不仅军权在握,与大陆政法界某些高层应有密切往来。

  内部通报中,徐收受的4000多万元贿金,有说系谷俊山所送。徐虽知自己保不住谷,竟然还是笑纳了。在谷俊山风雨飘摇之际,仍敢收受谷的巨额贿金,可见其贪婪成性,已不可救药。

  巨金烫手,心惧当时紧张的反腐形势,对4000多万元的巨额贿金,据称,徐并不敢直接收入囊中,而是转给其昔日的一个亲信保管,该人也不敢存在私人账户,最后将其放在一个公共账户里。

  本港大公网7月中旬消息称,涉贪被开除党籍后,曾任秘书的济南军区政治部主任张贡献证实被免职。

  52岁的张贡献,长期供职于总政治部,曾任总政办公厅副秘书长、秘书局长、成都军区某集团军政治部主任、总政办公厅秘书长,前年底调任现职,成为解放军首个“60后”副大军区级将领。张贡献落马的原因,有人说系受到徐妻赵氏一笔贿金的牵连,张是案发至今为数不多的落马亲信之一。

  在原办公地点、八一大楼地下,还有一个秘密储藏室,里面放满了现金,由其秘书和一名负责勤卫的女战士看管。生活作风极其糜烂,“窝边草”也绝不放过。事后,他答应给这名女战士“入学提干”,可是一直不兑现。退休后,这名女战士绝望了,有一天,从山东老家开来一辆面包车,把徐地下储藏室里的现金装了一整车,连人带钱一起“失踪了”。自知理亏,宁愿吃“哑巴亏”,也不敢叫人追查。此事成为知情人茶余饭后的一件糗事、谈资。

  像大陆的大多贪官一样,徐也在全国各地置办房产,www.0109789.com。但这些均通过其妻女操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一些房产的细枝末节,甚至连徐自己都不甚了了。接近军方人士向《凤凰周刊》记者透露了查办徐案中的一个颇具戏剧性的细节。

  未被调查时,外界盛传徐在上海有4套房产。徐认为是假的,是别人栽赃陷害,大发雷霆。王中王心水论马公资料大全。于是他主动给某军方高官打电话,让其派人去查,以自证清白。军纪委的人再次查核之后,发现该处房产确实不是以名义登记的,房产使用登记人填的是年幼的外孙的名字。

  的老婆赵某正是该起受贿案的经办人和受贿人。据透露,管家婆中特期期准正版。某行贿人找到赵某表明心迹,一开始,赵某认为是普通的上海房产,表示不要。但对方安排其到上海实地一看,这是四套打通的师职军官经济适用房,房间装潢豪华,地段也很不错,赵某这才欣然收下。事后查明,该房产是谷俊山弟弟“进贡”的。在四川成都亦有豪宅别墅,受贿人同样是其妻赵某。赵某一开始去成都的别墅看了,嫌小;对方于是加修扩建,占地数亩,赵才同意收下。

  徐家在四川的别墅据称是成都军区某负责人一手操办,该位官员也在案发后落马。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上通报开除党籍的原成都军区副司令员杨金山中将是否与此事有染,目前尚无法从官方渠道证实。

  到徐宅跑官要官的人多了,不仅的妻女,其身边人包括秘书、司机也浑水摸鱼,大发其财。接近徐案的北京知情人士称,案发,徐的司机也已被抓,许多军内行贿者都是通过此人向进贡。司机每每从给徐的贿金中抽取一些财物,日积月累,竟也置下不菲的家业。

  的“贪内助”赵某案发后被限制自由,协助审查。在办案人员对其严肃的政策攻心后,据称,赵某全线瓦解,不几日,又变得有些疯疯癫癫,见人便称:“我有罪,我有罪!”独女徐思宁在总政联络部系统工作,但知情人称,很少见她上班。

  《凤凰周刊》记者6月下旬赴大连长兴岛祖居采访时,在后山的徐氏家族坟地看到,祖父的墓碑上刻有“曾孙女徐思宁”字样。海外有传女儿结婚时,谷俊山曾送其2000万元贺礼。据多位知情人士介绍,徐思宁有过两次婚姻,第一次与前夫感情甚笃,但因不孕被迫离婚;第二任丈夫,徐思宁与其关系不睦。指令其女再次离婚,但两人已育有一对双胞胎。

  案发,徐妻女、秘书秦某都悉数被抓,分押四处。年幼的外孙落得无人照看的境地,有关方面只得召回离婚后被徐指令到河南某部的前女婿回京,照顾孩子、料理家务。

  病重病危期间,军方出于人道主义考虑,通知其妻赵某前去探视,不料赵某竟然拒绝,毫不念及夫妻之情。可见,贪腐分子已到了众叛亲离、孤家寡人的地步。

  被公布的另一罪状是,利用职务影响为他人谋利,其家人收受他人财物。知情人士透露,不仅在军内以权谋私,更将利益之手伸往军外。

  2011年5月,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一家能源企业,肆意开采矿产资源,破坏了当地农牧民的草原。该盟西乌旗一牧民被当地运煤大卡车辗压致死后,引发规模不小的群体性事件,内蒙古自治区主要领导不得不亲自处理,但事态一时无法控制。

  内蒙古属北京军区所辖,军队也随后介入调停处理,据称,当时派北京军区一位将领前往内蒙古坐镇和协调,积极向农牧民补偿,此事平息之后,该企业老板转手给上千万元的“感谢费”。该家企业行贿者姓名尚未得知,但大陆《财经》杂志今年披露,已落马的大连阜新首富王春成与“军中大老虎”有染。王的辽宁春成工贸集团有限公司在内蒙古投资能源产业,王在内蒙古的分公司也一度遇到来自当地牧民、官场的各种阻力,最后都逐一解决。

  据报道,和王春成的“交情”始于王春成儿子的伤害致死案。王的儿子王帅当年因故在酒吧与人斗殴伤人致死。王春成被指在化解此事时,通过大连的关系人结识徐,徐通过政法界的关系,最后摆平此事。

  无独有偶,《凤凰周刊》记者在长兴岛采访期间,当地亦有数个消息源指称,长兴岛一位领导之子,曾在瓦房店滋事杀人,也靠出面“解决”。该官员对外一度以家族亲戚自诩,曾在长兴岛投资的某位日籍人士,也向本刊记者证实,曾听大连市官员说过此事。

  两起地方凶案都传由徐下力铲平,或非空穴来风,可见不仅军权在握,与大陆政法界某些高层应有密切往来。